恩佐2注册:世界原本存在五座大陆

世界本来存在五座大陆,以堒墟地界为中心,其他四座盘绕着,分别位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之上,即为妄海地界、苍极地界、天炙地界、荒钭地界。

其中,堒墟地界属五个大陆中土空中积最大的,这里的土壤也是最为肥美的!且多为平整之势,气候也相对适中宜和,终年雨水充分,物产也丰厚得很。 

荒钭地界版图面积虽不及堒墟地界的非常之一,属世界上最小的大陆,而且四处又是崇山峻岭,云雾终年飘散不尽,参天大树比比皆是,这样也就很难有阳光能直接映照进来了,但这里却盛产各类珍惜的宝石还有世间稀有的药材! 

而苍极地界版图面积虽近似堒墟地界,但土壤却瘠薄很,不利于绿植庄稼的生长,多为丘陵和沙漠,气候也是忽冷忽热,叫人难以捉摸。 

妄海地界版图面积在五块大陆之中刚好排行第三,大小仅次于苍极地界,但土地资源又少的很,四处都是海水,大大小小的岛屿暗礁四处都是。 

但是这天炙地界的版图面积要比妄海地界稍许小些,是个终年炎热难耐,淡水甚少的大陆!但这里却盛产黄金铜铁等矿产资源,丰厚十分! 

人族仁慈、勤劳,擅长耕作又喜欢群居,所以选择居于堒墟地界,这也是最早寓居于此的种族了。 

龙族天生喜欢大海,选择在海域面积最大的妄海地界繁衍声息,他们天生自命非凡,觉着本人身体里流淌着这世上最纯粹、洁净的血液。 

他们坚毅耿直,能上天下海、吞云吐雾无所不能。十分瞧不起人族,即使人族与他们一样,也是这世上最古老的族群,可在他们眼里,人族什么都不是!而怯懦怕死、趋炎附势、奸诈卑劣才是人族的专有形容词。但是,所以种族在他们眼里都是次等种族,由于他们太狂妄自大,自命非凡了! 

妖族则居于荒钭地界,是除人族、龙族以外,经过汲取天地万物的精髓,经过漫长地修炼,最终才化身成人形,喜欢向往人族的生活文化,同时也学习人族的礼教习俗。 

兽族居于天炙地界,被其他种族视为最劣等,最卑贱的种族,长相丑陋、面目狰狞!同时愚笨又蛮横无理。 

魔族则居于苍极地界,若要问这世上哪一个种族最奸诈狡猾或者哪一个最贪心可怕?那就当属魔族!毕竟这世上最可怕的还是人心。 

秋天收获,让人冲动地睡不着觉! 

也许初秋的缘故,让人觉得不到丝秋风瑟瑟、西风落叶,而相反,却有一种清风轻拂、花前月下的滋味,巧妙而又幸福! 

今晚,月光朦胧,繁星闪烁。 

此时,郊外的空地上有一对男女正互相依偎。 

“盼哥儿!”女人抬起头,看了看男人,接着疾速将头又低了下去。 

男人皱了皱眉毛,疑惑地朝她温顺地问道:“怎样了?” 

女人又抬起了头,将身子靠近了男人,一脸娇羞有些不好意义地小声说道:““我想问你!” 

“啊?”男人怔了一下,皱了皱眉,疑惑地问道:“你想问什么呢?” 

“我想问你,终究是喜欢男孩儿多一点还是女孩儿多一点?”女人说道。 

“啊?!”男人有些慌了神,心里一阵咯噔,却又似乎意料到什么似的,不假思索便问道:“难道有了?” 

女人默默点点头,轻声‘嗯’了一声,便又低下了头去,小声说道:“前些日子,你又不在家,我吐的凶猛,也不知到底是怎样了!就上集市找大夫给我瞧了瞧。”话还没说完,男人就赶忙朝她问道:“怎样说?” 

女人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笑,说道:“你怎样这般猴急?等我把话先说完嘛!” 

“嘿嘿,嘿嘿!你说!”男人有些不好意义,连连摸了摸本人的头发。 

“说我那是害喜,所以吐得凶猛!”女人说道。 

男人一听,便晓得妻子怀孕了,疾速从地上窜了起来,兴奋望着女人,说道:“阿罗,阿罗!你这说的是真的吗?” 

女人默默地点了点头。 

“呀!我有儿子了!我有儿子了”男人对着天,大声高呼道。 

“哼!原来你喜欢儿子呀!”阿罗白了他一眼,悄悄叹了一口声,又道:“那若我生怀的是女儿怎样办?你会喜欢她么?” 

“瞧你说的,不论儿子还是女儿,我都喜欢!”男人一脸认真地看着她道。 

“是吗?”女人问道。 

“是!”说着男人又转过身去,对着天空大声喊道:“我要当爹了,我要当爹了!”一口吻,连连喊了好多声,而声音在空阔的郊外来回荡漾,似乎在通知一切人。 

“那你就给孩子想个名字罢?”阿罗忽然朝男人说道。 

“什么?!孩子都还没出世就要取名字呀!”男人完整还没做好意理准备,妻子就要让给孩子取名字,叫他完整手足无措,呆呆地站在那里。 

此时,阿罗和男人一样。 

也不知过了多久。 

男人朝女人大声高呼道:“想好了,想好了!” 

阿罗满心等待地想要问他,但却见他又低下了头,嘴里嘀嘀咕咕,也不知在说什么。 

阿罗凑上去,问道:“你怎样了?怎样不说话了!” 

男人抬起头,说道:“如今都不晓得你肚里终究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呢!如今就要取呀?” 

阿罗连想也没想,顺势又问道:“那果真是女儿呢?” 

“啊?”男人踌躇了一阵,小声道:“女儿呀!女..” 

还没等他说完,阿罗就瞪了一眼,大声道:“哼!聂盼!我就晓得你不喜欢女儿!”阿说着又将双手叉腰,将嘴撅得老高。 

“我...”聂盼顿时竟不知说什么,吞吞吐吐,想了半天,才抬起头叫了一声女人的名字,吓得很快又将头埋了下去。 

“哈哈!”阿罗见他那个傻头傻脑的样子,禁不住噗呲一声笑了,真美,白净的俏脸在皎白的月光下显得格外地动人心弦。 

聂盼偷偷地看凝视着她,满脑子都是对将来的神往画面。 

“喂!你在想什么?” 

聂盼缓过神,原来本人不断陶醉于方才那美妙的梦想之中,这猛地一转身给阿罗撞了个满怀。 

聂盼赶紧抱起了阿罗,双手用力,紧紧地抱着,怕一松手她就飞走了! 

“呀!我快透不过气来了!”阿罗大声尖叫了一声,吓得聂盼赶紧松了开手。 

“哎哟!”阿罗摔倒在地,她冷哼了一声道:“你!”便将身子立马转了过去,背对着聂盼:“不理你了!” 

但想起聂盼脸上那个表情,就忍不住笑了,便将一切的事情净抛脑后,转身对着他‘嘻嘻’笑了笑,道:“瞧你那傻样!连女儿的名字都不晓得怎样取?脑子就想着要儿子!” 

“我...”聂盼紧紧握住她的手,一脸深情地望着,想说什么却又晓得该怎样开端。 

阿罗皱了皱眉,呆呆地望着他,问道:“小傻瓜!你到底想说什么?” 

聂盼还是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她。 

阿罗将手指放到嘴里,然后咬了咬,小声说道:“好了,傻瓜!真是个榆木脑袋” 

“啊?”聂盼没有听见她在说什么,不由问道:“你说什么呀?” 

阿罗说道:“这个女孩嘛,那一定地灵巧心爱,美丽大方!必需要像我!”说着她便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