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佐2 “傻瓜,有什么好难过的呀!

蓦然间,一道的巨光划过,使黝黑的夜晚变得犹如白昼。

紫色的天光,从东来,实乃好兆头! 

“出来了,头出来!整个身子出来了!”一个张扬的声音突破了这个沉寂的夜晚。 

“快进来看看罢!是个带把的小子!哈哈..”还是那个张扬的声音在说道。 

聂盼笑盈盈地点着头,接过孩子,便径直朝阿罗那里走。 

他看见卧在床上妻子,脸色惨白,嘴唇干裂,鼻子就莫名酸痛起来,眼里很快还呈现了泪花。 

“傻瓜,有什么好难过的呀!这不都给你生儿子了嘛,怎样还哭?!”阿罗望着他,温顺地说道。 

“哪里有哭!我这是快乐,快乐啊!”聂盼用手悄悄地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道:“来!看看我们的儿子!”说着便随手将孩子递到了妻子的怀里。 

“我看你是冲动过头了罢,一个挺大的男人的怎样还学会哭鼻子了?”阿罗望着他,说道:“快!..快憋回去罢!叫人家看见了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别哭了” 

“嗯!”聂盼又用手擦拭了一下眼角,说道:“来!再让我抱抱儿子!” 

“嗯”阿罗随手将孩子递给了他。 

“儿子,儿子!我的乖儿子!”聂盼笑着将孩子举过头顶,冲他笑道:“快叫爹呀!”。 

“傻瓜,儿子才刚刚出世!哪里就会启齿叫爹呢?!”阿罗说着便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接着又打趣地说道:“那叫,他该叫也第一个叫娘,他可晓得我生他的时分有多辛劳的。” 

“夫人,言之有理!”聂盼道貌岸然地点了点头,又对着手里的儿子说道:“听见没,悠然!一定得启齿先叫娘,而且以后长大了还要好好孝敬娘!” 

“傻瓜!”阿罗瞪了聂盼一眼,接着又朝窗外望了望,说道:“方才外面仿佛呈现了一道非常耀眼的天光!” 

“你都看见了?”聂盼点了点头道。 

阿罗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是紫色的光吗?” 

“嗯”聂盼也点了点头,说道:“很亮,简直能够照亮夜空!” 

“难道传言是真的?”阿罗心里一阵咯噔,一种不祥的预见油但是生,她眉头紧皱,面露一脸惊愕。 

“或许吧..”聂盼脸上表情也渐突变得少了许多,他看了看阿罗,接着又看了看孩子。 

“笑了,他笑了!我的儿子笑了.笑了!”聂盼大声叫喊道。 

“啊?!笑了?”这让站在一旁的稳婆非常震惊,才刚出世的孩子怎样会笑?真是奇异!于是她便忍不住走了过来,想要认真看个终究。 

“唉哟!还真的是在笑呢!..哈哈..果真是怪事,怪事!怪事情呀”稳婆瞪大眼睛,连连惊叹道。 

此刻,阿罗心里有些忐忑,也不晓得这该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总觉着将有不好的事情发作,但又说不上来将要发什么事情! 

此时,她很想再看看本人的儿子,看看这个奇异孩子的笑容,可待要启齿朝聂盼说话时,外屋的墙壁上就有一处传来“呛..呛!呛..”的声音来。 

声音很熟习,也有些刺耳。 

“糟糕!真不是个好的兆头呀。”说着聂盼便朝那屋走,很快便又从墙壁上取下一柄长约莫三寸,剑鞘剑柄都是黝黑的宝剑来,而此剑柄成镂空网状,里头还能时不时看见赤红色的光在闪烁,随同着黄色的烟雾飘散出来。 

“唉哟!今天真是怪事连连呀!这剑竟然会本人动起来!”稳婆又用她她那无独有偶,又非常张扬的声音叫喊道。 

“盼哥!那我们如今该怎样办?”阿罗抬头望着聂盼,见其紧握着手里的剑鞘,听着剑鞘里面的剑身上下击打发出的声音,让人有些心神不灵。 

聂盼看着她潮湿的眼睛和惨白的面颊还有干涸的嘴唇,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感伤,但他却竭力强迫本人要刚强下去,要竭尽本人全力来保阿罗和孩子的周全,哪怕是付出本人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唉哟!到底发作了甚事呀!”稳婆不停地眨着眼睛,基本不明白聂盼和阿罗在说什么,就只觉着很奇异,猎奇原本喜得贵子就是件快乐的事情,为何还要哭丧着脸呢? 

“徐大娘!”阿罗忽然朝稳婆喊道。 

“嗯!”徐大娘很快应了一声,便疾速来到阿罗床前,方才光临干接生那档子事了,对眼前这个奇异地女人还没有认真察看过,于是便瞪大眼睛认真端详起阿罗来。 

“好长一对长睫毛呀,还有一双大眼睛,俏脸蛋!几乎就是仙女下凡呀!美得很,美得很!”接着徐大娘又忍不住地偷偷看了看坐在床边一旁的的聂盼,小声说道:“相公也是一副俊朗非凡、高大威猛的容貌呀!哈哈,果真是郎才女貌,天造的一双呀!” 

徐大娘见到这等标致的人物,本人难免有些自惭形秽,叹道:“我本人年岁只比阿罗稍大些许,可怎样就看上去偏偏要比人家老上好几十岁呢?最可气的就是这脸上竟然还长了斑,皱纹还多得数不清,身子也走得不像样子,真是不比不晓得,一比让人着实吓了一跳呀。” 

阿罗见徐大娘站在那里半天没有反响,便又朝她叫道:“徐大娘,徐大娘!徐..”她连连叫了好几声。 

徐大娘这才换过神来,心里完整不晓得本人为什么有那样的想法,心想:“这个都是个人的命呀,有的人天生命好,而有的人天生命就不好!” 

“可不能有那样的想法!既然不能比样貌,比身体,那总得表现大方罢。”徐大娘调整好了心态,依然用她那张扬的声音笑着对阿罗应道:“夫人有啥事叮嘱?虽然说!” 

阿罗也不晓得徐大娘为何要那样称谓,盲目有些不好意义,便红着脸说道:“您可千万别这样叫我呀!折煞,折煞” 

“那俺应该怎样叫?”徐大娘瞪大眼睛呆呆望着她。 

“这...”阿罗看了看聂盼,才对徐大娘说道:“那您就跟聂盼一样,也叫我阿罗罢!嘿嘿”

“啊?!”徐大娘怔了一下,瞪大双眼,喃喃自语道:“今天这是怎样了?净遇着怪事情!难道这世上还有姓‘阿’的?真是怪事情!” 

阿罗跟聂盼见状,便忍不住相视而笑。 

徐大娘见他们笑,倒有些不好意义起来,于是便将视野落到了阿罗怀里的孩子身上,连想也没来得及想,就道:“得赶快给孩子取个名字才是!” 

“取好了!其实早就取好了的,哈哈”聂盼笑着说道。 

“啊?”徐大娘猎奇地望着她,表示有些不信,便又再问道“真的取好了?!” 

“取好了!”聂盼与阿罗异口同音道。 

“那叫什么?!”徐大娘问道。 

“聂悠然!”聂盼启齿说道“悠然自得的意义|” 

徐大娘怔了一下,基本不明白这家相公为啥管孩子叫这样的名字,口里小声喃喃道:“名字的笔画多,好难记!倒不如叫个狗剩狗蛋什么的好听。” 

“那这名字好听么?”聂盼忽然朝徐大娘问道。 

“好听!好听的很呀!”徐大娘连想也没想就脱口说道,但又觉着有着敷衍他人的意义,便又朝聂盼问道:“这个可人的名字终究是相公给取的?还是夫人呢?” 

聂盼偷偷看了看阿罗,又对着徐大娘说道:“那您就猜猜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