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佐2登录:穿越的伊始

雨夜深沉,乌云密布似乎要滴出水来,除了偶然闪过的闪电再没有一丝亮光,京城某研讨院办公楼内一间亮着微小灯光的办公室与四周黑漆漆一片的环境构成了鲜明的比照,仿若夜空中的萤火虫。 

办公室内,一个看起来30左右的青年男子正专注的盯着电脑屏幕,办公桌上散落着各种各样的文档和材料,一杯喝了一半的咖啡冒着淡淡的水气。 

“终于找着了,折腾了这么久总算有点头绪了。”男子轻声的喃喃自语。 

男子叫做凌宇,是中国北京某研讨院的高级研讨员,他很有天赋也十分的努力,常常是人家都下班了,他还窝在办公室查找材料,这次他研讨的是人工智能,作为计算机专业的高级人才,他不满足于传统的计算机范畴,一次偶尔的时机让他看到了人工智能相关的材料,从此废寝忘食的开端了这条研讨之路。 

“都十一点多了呀,看来晚上回不了家了,外头要下雨了,跟小玲打个电话吧。”凌宇默默的叹道。 

凌宇口中的小玲是他的妻子周玲,结婚一年多,有一个刚出生的儿子,素日里凌宇很多时间都忙于各种研讨,在家时间不多,家里都是凌宇父母和妻子一同料理,故此凌宇觉得十分愧对妻儿。 

“喂,小玲,负疚啊,晚上又在单位弄得比拟晚,我就住在单位宿舍了。”凌宇拨通了周玲的电话带着歉意道。 

“又是这样,你能不能顾点家,儿子都两天没有见到你了,早出晚归的。”周玲埋怨道。 

埋怨归埋怨,周玲其实也是能了解凌宇的,他们大学时期相恋,不断走到今天,周玲也十分理解凌宇这样的技术宅,固然经常会由于搞研讨而废寝忘食,不过凌宇总体来说还是一个比拟顾家的男人,只需没有全身心投入研讨某样东西,他在家里还是十分任劳任怨的。 

“呵呵,好的,小玲,明天下班我一定准时回家,下不为例。”凌宇笑呵呵的保证道。 

“行,那就这样啊,你也照顾好本人啊,早点休息。研讨是永远做不完的。”作为妻子,周玲也是诲人不倦的叮嘱道。 

“我会的,那就先这样了。我拾掇一下就休息了。”凌宇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嘿,还不错,刚编译的程序曾经能够停止初步学习了。”凌宇看着伎俩上的手环有些兴奋。 

这个手环是现下比拟盛行的智能手环,能够监控人体的心跳脉搏那种,外形看起来很普通,戴在伎俩上就有点像手镯普通。凌宇不断都是经过修正手环上的程序来停止人工智能的研讨,毕竟号称智能手环,他想着研讨一下看看能不能真的变智能。 

“呵呵,快没电了,插上给充一会,然后收工休息,明天好好休息一下,回去陪陪她们。”凌宇悠闲的喝着咖啡默默的想着。 

放下曾经喝完咖啡的杯子,凌宇渐渐的站起来,准备将手环插在电脑上充一下电,正在这时,外面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 

“雨还真大啊,不过雨越大睡觉越是舒适,呵呵。”凌宇打趣的想到。 

凌宇默默的拿起曾经衔接着电脑上的数据线,插在了曾经取下来抓在手中的手环上。忽然异变陡然发作,只见一道闪电从窗前闪过,凌宇便失去了知觉的,浑身焦黑的倒在了地上,手中的手环已然消逝。 

……………… 

夜黑风高,东城参差有致的散布着不少大宅子,各家门口的灯笼被风吹的左右轻摆忽闪忽暗,北平府凌家府邸外,周围街道上有着众多的黑衣人迈着轻巧的步子渐渐的靠近府邸围墙,若是从高处看下去,则能够发现凌府正渐渐的被包围起来。 

此时凌府大门外,一个看似领袖的人物对着身边的黑衣人手下问道:“都准备好了吗?勿要误了老爷大事。” 

“回大人,曾经准备妥当,兄弟们曾经将凌府包围,他们插翅难飞。”手下答道。 

“哼,这些不识抬举的贱民,多年来不断就不听我赵家调遣,如今还胆敢回绝老爷的好心,死缺乏惜。” 

“大人说的是,能否开端行动,请大人定夺。” 

“嗯,入手吧,莫要走了一个人。” 

领袖下令之后,只见众黑衣人身上白光一闪,然后便身轻如燕的跳过围墙杀入了凌府,接着府内便传出了喊杀声与尖叫声,刹那间血肉横飞,夜愈加的深沉和凄厉。 

不久,大门翻开,领袖带着剩下的手下也冲进了府内,院子内,护院正在竭尽所能的抵御着黑衣人,只见各种光辉横飞闪烁,像是在看玄幻大片普通,领袖冷笑了一声疾速参加了战团。 

一番厮杀过后,喊杀声慢慢停息,地上双方的尸体和血迹构成了修罗般的画面,而那领袖冷厉的眼神毫无怜惜,活动了一下由于方才厮杀而有些疲惫的身体道:“东西呢?” 

“大人…没有找到大人要的东西,不过凌府大管家带着刚出生的小公子在一些护院的维护下逃进来了,想必是在他们身上,属下已命人追去。” 

“哼,废物,那么多人竟然还是走了余孽,要你们何用。”说罢,右手一挥,那名手下便浑身炸裂,像是被炸弹五马分尸普通。 

“属下无能,请大人恕罪。”旁边的其别人见着此景,吓得浑身战栗,赶紧齐齐跪下请罪。 

“去,加派人手,追不回来你们提头来见。”领袖淡淡的说道,似乎方才的事没发作普通。 

手下们哪敢多言,立即便依照领袖的指示去追杀凌府逃出之人。 

……………… 

凌宇只觉得睡了很长的一觉,渐渐的,凌宇的认识慢慢地回到身体,他缓缓的睁开眼睛,觉得浑身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包覆着,手脚脆弱无力,凌宇慌张的四处看了看,他躺在了一处空阔的河滩上,边上是缓缓活动的大河。 

“这是什么中央?我怎样在这里,为何手脚都无法动弹?”凌宇悚但是惊。 

“有没有人啊?”凌宇慌张的大喊道,可是他只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 

凌宇听到了声音,又慌张的四处看了看,发现此处除了他,就再也没有他人了。“我成了婴儿?”凌宇渐渐的冷静下来。“之前我不是准备给手环充电,然后去休息么,然后闪过一道闪电……难道我这是……穿越了?”凌宇冷静的想到。“小玲,爸爸妈妈,你们晓得了我的死讯应该很伤心吧?”凌宇惨然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