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佐2代理:天将倾,世将乱

庞惊揉了揉额头,用冷水泼脸,然后调息运气,将体内剩余的酒意以内力逼出。

一身酒味,衣衫石头,然整个人却神清气爽。 

他疾速沐浴,然后穿上灰色劲衣,再看看右臂,不由皱了皱眉。 

“这手臂如此恐惧,真实太过显眼,特别是这手掌,色泽惨白好像死人,而指节比常人更是大了一倍有余...我需求做一番简单的掩饰才行。” 

庞惊略作沉吟,便是从本人屋内的“配备箱”内翻出一副韧性上佳的黑手套,然后贴肤套上,再看时,却见右手固然肤色雪白,粗壮如常人大腿,可是最骇人的手掌却已被遮掩住。 

这壮硕少年舒了口吻,神色恢复了威严冷冽,眸子里闪烁着“令人联想到猛虎、火焰、燃烧等含义”的光华,走至小院。 

院外有值守的两名圣门弟子。 

弟子听到动静,低首抱拳道:“庞师兄。” 

庞惊一愣:“你们怎在我屋外?” 

其中一名弟子道:“圣子担忧你醉后出事,所以叫了巡夜的两名师弟为你守院,我们是今早交换那两名师弟,也刚来没多久。” 

庞惊心中生出一丝暖意,然后问:“圣子如今何处?” 

另一名弟子道:“圣子正在与巨墨宫使者商谈事情。” 

庞惊惊诧。 

巨墨宫这种庞然大物,可是超凡权力,圣子与他们交谈,这位置从某种水平上来说并不对等,希望不要吃了亏才好。 

假如吃了亏,那么真要打起来,他庞惊也不会惧怕谁。 

巨墨宫宫中之人本身实力一定强悍,所应用的是傀儡而已,而他庞惊在北境那种残暴的环境下生存至今,无论心性、埋伏、隐忍、耐烦、迸发都可谓是上佳。 

何况,北境不测极多,诡谲无比,他不只能活下来,而且能闻道三分,被点为鬼将,岂会没有几手底牌? 

“哼!!”身躯如熊的少年将屠王刀扛在肩上,身周自然分发出一种强者气概。 

我辈岂是逆来顺受之人? 

假如不爽,那就战役吧! 

庞某一定在你们操控傀儡前,将你们斩杀! 

感遭到这气息,两名不曾阅历过什么腥风血雨的师弟,居然有些瑟瑟发抖。 

要晓得,这只是庞惊无意间显露的气息,而且还不是针对他们。 

两名师弟越觉察得庞师兄好可怕,而昨日二度战败了庞师兄的圣子,更是可怕的二次方啊。 

深不可测。 

真的是深不可测啊! 

... 

圣门大殿门扉敞开,一名衣着麻布衣衫、面容如玉的中年人手握一卷新合约,只觉这碧空山的秋天是格外美啊,美的他快唱起歌来了。 

这一笔大业务,他公孙籍可是谈成了! 

巨墨宫以业务说话,他固然在与魏国皇子战争傀儡交接的合同里出了问题,可“第一个与上古秘境正式建交”的业绩,不只把这个问题去除掉,还能大大的将他在宫内的位置拔高几分。 

而这,还需求在等第一批巨墨宫弟子送入秘境后,看看实践状况再说。 

可那夏极身后的可怖通玄强者曾经确认了,他是能够提供“庇护”的。 

这一点,在新的合同里也列明了。 

只是每一次庇护,都是特事特论,详细再和夏极商谈。 

公孙籍志自得满,之前被通玄强者暴扁一顿的懊丧也消逝了。 

他满藏喜色的眼光在殿外一扫,只看到一尊门神般的壮汉正拄刀站在阶梯下的过道边。 

空气至此,都冷了几分。 

公孙籍虽是天元,可这一刻即使隔着空间,却也能感遭到那壮汉周身分发出的可怕战意。 

心里不由的一凛。 

尼玛,这些小国度的国教里似乎还是有些怪物的嘛。 

只是你盯着老子做什么? 

换做素日,公孙籍一定要把他眼珠挖下来,但如今夏极可是他的大客户,大客户所在的门派冒犯了他,他自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他匆匆走过,庞惊也只是目不斜视,好像一尊真正的雕塑。 

夏极则仍然坐着,面前的桌上还摆放了十几个金属盒子,盒身刻绘着各色动物图案,每一个匣子里都藏着通讯用傀儡。 

有这些傀儡在,即使远隔千里,夏极也能够即时的与巨墨宫的公孙籍获得联络。 

此时,他起身走到门前,见庞惊站在殿外。 

而庞惊也看到了他,便是直接虎步走来,瓮声问:“没事吧?” 

夏极摇摇头,然后道:“你随我来。” 

两人入了殿,开端第二轮商谈。 

夏极开门见山道:“我问庞兄一句,假如有朝一日,圣门需求你来支撑,可愿意?” 

庞惊道:“圣子直接叫我庞惊就好,昨晚救命之恩,我还不曾答谢。此番我本以为必死,可却没想到还能幸运在过一劫,这都是拜圣子所赐。 

你若启齿,庞某责无旁贷,更何况碧空山圣门乃是我长大之处,也是我想着掩埋之处,假如有朝一日出了事,庞某自然会协同圣子全力支撑。” 

夏极摇摇头:“不是协同我,是你协同三位长老。” 

庞惊惊诧,张口结舌,蓦然侧头看向殿门,怒道:“那老匹夫!” 

夏极莫明其妙。 

“是不是那巨墨宫使者胁迫了圣子?” 

夏极是啼笑皆非:“不是此事,庞惊你听我说,我之后的话你绝不可传入第三人之耳。” 

庞惊见他谨慎也是肃然点头。 

夏极压低声音说:“魏王将死,五子皆丧,往常所剩下的只要一名妃子腹中的胎儿,而在我巡查至王都站时,他曾经密诏托孤于我,让我做摄政王。” 

庞惊虎躯一震,魏王一共就五个儿子,这还都死了,岂不是魏国要天灾人祸? 

这事果真不同凡响。 

可是... 

“门主大寿在即,此时庞某觉得还是先于门主通气为好。” 

夏极哂笑一声,然后叹息一声。 

庞惊心底生出不祥预见。 

果真夏极声音传来。 

“门主曾经不在了,深冬之时,上师厉灵就持他的神刀碎片来此,之后更有人证明思无邪曾经身陨。 

而上上任门主紫面武尊,似乎出世后也...” 

这人,夏极直接推给了紫面武尊。 

反正紫面武尊也死了。 

这些事究竟是纸包不住火,自家人无需坦白。 

庞惊双目瞪如铜铃。 

卧槽,这是天塌了啊。 

思无邪可是通玄,紫面武尊更是传说。 

这两人死了? 

圣门莫不是要直接倒了? 

这一霎时,即使是庞惊武道之心无比坚决,却也是动了动。 

只是他一抬头,却无比宁静的神色。 

夏极沉声道:“天将倾,世将乱,风云将动,坐以待毙,还是雄起,庞惊...你有答案了吗?” 

熊躯的壮硕少年经过了初期的震惊,曾经平复下来,心中那一股子狠劲顿时被激起出来:“圣子,几人知晓?” 

夏极道:“我,加上三位长老。” 

说完之后,他静静等着。 

而庞惊果真没有让他绝望,猛然伸出手掌:“好!你做摄政王,我当圣子!天要倾倒,你我兄弟就撑起这天,世如要乱,那我兄弟二人就做这定海神针,风云如动,你我便站在这幻动的最中心,神来杀神,佛来屠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