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佐2登录:月夜下的突破

天狼界,红色残月悬挂高空,月光透过窗户洒进屋内。

屋内。 

一壶酒,一卷剑术竹简。 

秦云饮着酒,也认真观看着这一卷竹简,竹简的材质也颇为非凡。 

在很久以前三界还是一片蒙昧之时,那时分都没有‘纸张’一说,最早期的一些法门,有记载在金石毛皮上的,有记载在布卷上,也有竹简上的。 

“哗。”翻开这一卷竹简,上面有文字,有剑术图谱,十分细致,足足分红了五篇。 

每一个文字、图谱都有着恐惧气息。 

“好恐惧的杀意。”秦云都有些心惊,“褚负来到天狼界后,只给我和黑杀兄看过,也是由于这一卷剑术太过可怕。境地弱些的,单单翻看这一卷剑术,都会受其影响,变得如癫如狂。” 

秦云往常对三界名义上的共主‘天庭’理解还是极少。 

并不是太分明贪狼星君的位置。 

北斗七星君,可谓紫薇大帝座下最强大的几位星君,贪狼星君更是其中之首,他的剑术虽不是什么大神通,但对剑道修行者也是无上至宝了。 

“如此恐惧杀意,不合我的剑道。” 

“但他山之石,能够攻玉。其中合适我的,我却能够学。” 

“我之剑道,如周天圆满,当容纳一切,自然也吸取屠戮剑道的局部。”秦云认真翻看,同时也思索参悟。 

论剑术足以排在三界前十的一卷剑术,是具有‘魔力’的。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一个道理。 

本身定力不够,面对如此剑术,是会被其影响,以至连剑道都因而转变。 

呼~~~呼~~~ 

夜风在吹,庭院中树叶落。 

秦云翻看了两个时辰,将这一卷剑术全部翻看一遍,觉得一个激灵,灵魂都似乎被洗刷了一遍。 

“这才是金仙层次的剑道?”秦云喃喃低语,“不但是天地,以至是轮回因果也在其中……” 

贪狼星君的剑术,初看只是觉得冷艳。 

但是当看到最后,秦云却认识到整个剑术的五篇却是一个轮回!有‘轮回因果’微妙潜藏其中。 

“我可以觉得到,这一卷剑术中,深藏的杀招!是可以透过轮回因果杀敌。”秦云感到震动,“一剑杀出,寻常防御招数都无用,即使隔着无尽时空,也能透过因果杀死敌人。” 

“刚开端是杀意冲天,到最后却曾经没有丝毫杀意,却是浸透因果的屠戮。” 

也是秦云悟性够高,而且他的雷霆之眼也能观看因果,对因果也颇为理解,方才干看出这一卷剑术躲藏的恐惧杀招。 

“哗。” 

秦云猛地合上了竹简。 

走出了屋子来到庭院中,夜风很凉,让秦云苏醒许多。 

“得跳出来,跳出他的屠戮剑道。”秦云低语,“必需跳出来,否则就陷进去了,我的剑道就被他给裹挟了。” 

若说本人是剑道,还只是一条小溪流。 

那贪狼星君这足以排在三界前十的恐惧屠戮剑道,就似乎无边大海! 

本人的‘小溪流’若是被裹挟了,就会被无边大海给席卷,从此混杂在一同,本人都迷失了。或许本人实力照旧能够行进,但是本人的剑道会愈加倾向于‘屠戮剑道’,杀意会越来越重。如‘黑杀道人’的剑阵就是完整倾向屠戮剑道。 

“跳出来。” 

“我的烟雨剑道,应该是……” 

秦云一挥手,一缕烟雨飞出,在庭院内飞行。 

咻咻咻!!! 

烟雨般的飞剑穿越在庭院内,这庭院就是黄袍尊者‘宝象宫’的一座庭院,虚空都无比稳定,听凭秦云发挥飞剑之术都撼动不了丝毫。 

若是虚空那般好撕裂,天庭的天兵天将早就打进来了。 

…… 

秦云痴迷站在庭院中,纵情演练着剑术,将本人从贪狼星君那一卷竹简剑术中的一些收获逐步融入,以至触类旁通,改动本人的剑术。 

“轰~~~” 

烟雨飞剑在演练时,威势陡然暴跌,切割着虚空,当然虚空照旧稳定无比。 

可这暴跌的威势,却让秦云停下了。 

“我找到了。”秦云心中冲动,“在问道剑馆我就堕入瓶颈,不断苦恼,我感悟的剑道如何才干蜕变,才干到达新的层次。” 

“贪狼星君的剑术,远远超乎我这层次,却让我收获极大。” 

“仅仅一夜,便打破了。” 

“我的道之范畴,若是释放,便是三百里了吧?论境地,媲美那些天仙四五重天的了。” 

秦云很冲动开心。 

并不只仅是由于实力提升,更重要的是,实力更强!救女儿的希望也大了几分。 

毕竟之前,随意一个战将出来他恐怕都敌不过!而如今和战将们相比,他也只是法力上有缺陷,剑仙们本就是擅战的,和战将们也是能勉强纠缠一二了。 

“贪狼星君的剑术固然凶猛,可究竟不合适我。” 

“吸取些许对我有用的即可。” 

秦云又继续演练剑术。 

×××××× 

第二天,秦云便主动去见褚负馆主,亲手将那一卷竹简还回去。 

“看了这剑术,怎样?”褚负馆主笑看着秦云。 

“方知本人剑术还很粗劣。”秦云说道。 

“毕竟是贪狼星君,茫茫三界剑术都能排前十的。”褚负馆主收起竹简,说道,“我仅仅让你翻看一夜,也是怕你陷进去,迷失了本人的剑道。你即使暂时脱离不出,只需不再继续翻看,置信多消耗些时间,也能跳出来。” 

“只需能跳出来,化贪狼星君剑术为己用,即使吸取万中之一二,便受用无量了。”褚负馆主说道。 

“嗯。”秦云点头。 

其实本人当夜就脱离了剑术影响,以至打破到新的层次。 

“褚负大哥,尊者他闭关,普通什么时分出来?”秦云问道。 

“你我都只是尊者一手下。”褚负馆主笑道,“尊者闭关修行,哪里需求理睬我等。他修行完了自然会出来。他不可能由于你一个新护法,就特地提早出关。以至我等都不敢去提示禀报。” 

秦云点头。 

一百零八位护法,其中一个护法的更替。 

对尊者而言,确实是芝麻大的小事。黄袍尊者本身修行才最重要。 

“当然尊者往常闭关,普通都不会太久。”褚负馆主说道,“依照我的经历,短则随时可能出来,长则最多数十年吧。你也别急,在这安心修行,渐渐等吧。等尊者出关,自然会召见你。” 

秦云了然点头:“说不定一等就是数十年,不知,我可否进来走走?我来到天狼大陆,还没好好逛一逛。” 

“当然能够。” 

褚负馆主笑着点头,“尊者一出关,我会立刻传音给你。天狼大陆就这么大,你片刻就能赶回。以至尊者若是愿意,一招就能将你挪移到面前。” 

“嗯。”秦云点头。 

得尽快在天狼大陆走一圈,找到女儿! 

在宝象宫的时间,秦云能够肯定,女儿并不在宝象宫。 

“对了,天狼大陆内,有跟随尊者的手下们的后嗣。”褚负说道,“且这里又是尊者修行的中央,所以不要随便插手俗事,就算真惹怒出手,别太过狠辣,能够先和我说一声。” 

“好。”秦云点头。 

“还有,尊者收了一群记名弟子。”褚负说道,“是按妖族的以强凌弱挑选法子,让这群记名弟子们们去尔虞我诈,争最后的真传弟子位置。整个天狼大陆往常就是他们争斗的场地。这弟子之争,你可别插手。一是尊者不喜影响争斗的公平。二也是里面的水比拟混。” 

“尊者收了一群记名弟子?”秦云心中一动。 

本人女儿,依照推断,应该是被黄袍尊者给带到天狼界的。 

会不会也成了记名弟子? 

“褚负大哥,我可不认识那些记名弟子,也不知任何情报。”秦云说道。 

“我给你。”褚负说道,“其中的一些躲藏关系我也告知你,别刚来天狼大陆,无意中就得罪人。” 

秦云翻手拿着传讯令牌。 

嗡。 

密密麻麻大量讯息显现出来,也有着大量影像。 

“一共三百九十二名记名弟子,我知晓的情报都在这了,也有天狼大陆一些需留意之事。”褚负说道。 

秦云眼光一扫,疾速查看,简直一眨眼功夫,就留意到了这群记名弟子中的一位! 

记名弟子中,龙族有五位! 

而女性龙族有两位,一位曾经修行超越五十年,还有一位,修行才仅仅十余年。 

“是她吗?”秦云眼光落在了那龙族少女的影像上,这龙族少女眼神中有着隐忍,但是五官和秦云、伊萧都有着几分类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