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佐2代理:第二种血脉界限

时间如梭,转眼之间,楚痕来到岐神山曾经是过了一个多月。

在这期间,楚痕在离无伤的协助下,可以初步的运用妖瞳之力。两人会经常在一同停止交流,不只仅是妖瞳圣体方面,包括武道方面的其他问题,楚痕也会向对方讨教。 

离无伤也很愿意为楚痕解说。 

经过这些天两人的相处,楚痕心中的最后一丝防范也随之消弭。 

但由于之前发作的事情,楚痕的脸上简直没什么笑容。 

后山湖边! 

楚痕好像老僧入定般的端坐于一块三米多宽的岩石之上。 

在其xiǎo腹丹田位置,一团强盛的真元气旋疾速的转动,楚痕体内所分发出来的气势,却是忽强忽弱,仿若有股力气在其体内不时的涌动。 

“嗡哗!” 

蓦地,周边的气流变的异常紊乱。 

下一霎时,楚痕气息陡然间冲破了原有的最高界线,并随之踏入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一圈无形的气浪从楚痕的体内席卷开来,空中上的枯枝落叶即刻朝着五湖四海掀飞进来。 

“呼……” 

旋即,楚痕缓缓的睁开双眼,口中吐出一丝浊气,亮堂的光辉在眸中闪动。 

“终于打破开脉境七阶了。” 

修武之途,炼体为始,开脉入武,后为通元,凝源化丹,破空飞行…… 

任何一位武者,以淬体炼气打下根底。 

等到肉身的抵达一定的强度之后,才能够开拓体内的主要武脉。人体中有九条主要的武脉,每开拓出一条武脉,体内真元之力的强度就会翻增数倍。 

且真元之力能够在武脉中畅通无阻的贯彻活动,迸发出来的力气,也要更甚。 

胜利的开拓了第一条武脉之后,则踏入‘开脉境’。 

开脉境共有九阶,当九条主脉全部打通,就是开脉境九阶。 

介时,真元将畅通无阻的在九条主脉中活动,则可冲击更高的层次,通元境…… 

开拓主脉看似简单,可修炼的难度十分之高。开脉这个层次,全由本人渐渐的修行。在这过程中,一旦处置不好的话,很有可能会撕裂经脉,伤害本人。 

楚痕之前的修为是在开脉境六阶的巅峰,在整个霖炎城的同龄人中绝对是称得上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而那位少宗学院的四大天才之首柳骁,还要更强一分,有着开脉境七阶的修为。 

再加上‘狮力武体’,更是被赋予为今年的全城第一年轻豪杰。 

…… 

现往常,楚痕亦胜利的开拓了第七条武脉,在境地上已然是不输于柳骁。 

“本来依照预算的话,我步入开脉境七重尚且还要破费两个月的时间,妖瞳圣体果真强大。” 

楚痕喃喃自语的轻声喃喃道,接着眼中有着冰冷的寒意闪动。 

“柳骁,我很快就会把你欠我的帐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 

楚痕稍稍平复了一下内心的跌宕心情,没有任何的休息,又开端调动体内的真元之力,练习对妖瞳之力的控制。 

本人曾经分开霖炎城一个多月了,间隔帝都五大高等武院之一的‘帝风武府’重生考核日期只剩下两个月不到。 

在接下来的时间中,楚痕必需要尽快的控制妖瞳圣体的力气。 

“嗡嗡!” 

不一会儿,楚痕就进入到了冥想修炼状态。 

躁动的真元之力在体内活动,一缕邪魅的紫色光辉从体内洋溢而出,并以楚痕为中心,构成一道道快速转动的紫色气旋。 

周边的气流都随之变的紊乱了不少,落叶惊起,灰尘洋溢。 

很快,楚痕透过本人的冥想认识世界联络到了妖瞳圣体的力气。 

昏暗浩瀚天穹之巅,一双宏大紫色的妖瞳悬立于九霄天际,尽显妖异邪魅之势。 

楚痕xiǎo心翼翼的与之妖瞳圣体的力气停止沟通,相比拟最初时分的什么都不懂,如今的楚痕可以娴熟的令妖瞳的血脉之力与之本人的真元之力相交融。 

但是,就在楚痕刚感化到妖瞳圣体的力气不久,一股汹涌如潮的惊天之势突兀的侵袭而来。霎那间,在妖瞳的前方虚空,天地乱动,星斗漫天。 

一片浩瀚无疆的混沌世界隐现而出,在那混沌之中,一个无比宏大的黑色的虚影陡然间惊现于混沌银河天穹之下。 

黑影有着万丈之躯,那表面轮廓呈现为人形,好像矗立于这世间的盖世神魔。 

“又是这个乖僻的黑影……” 

楚痕心中有所震惊,这一次他分明的觉得到这团黑影和妖瞳的力气明显存在着不同之处。 

这绝对是另外一种力气! 

难道我的体内真的存有两种不同的血脉界线? 

楚痕又惊又疑,稍作沉思之后,就像是沟通妖瞳之力一样,试着去探测那团宏大的黑色身影。 

“轰哗!” 

就在楚痕触碰到那团黑影的时分下一秒钟,一股尤为猛烈的力气顿时充满着浑身上下,楚痕内部的真元就像那冲破堤坝的激流,不时的汇入身体各处的各个中央。 

这股奇特的力气不只交融了真元之力,且还没有同妖瞳圣体发作任何的抵触。 

…… 

可是,楚痕很快就发现了事情并非本人想象的那样简单。 

诡异黑影的力气和妖瞳圣体的力气霎时填充着内部,楚痕只觉奇经八脉都一阵胀痛,这两股力气的融合之下,仿若要将其躯体都震碎冲破。 

“不好……” 

楚痕心头一惊,顿时反响过来如今的本人连妖瞳圣体的还无法自在的掌控,更别説同时还去‘招惹’另外一种未知的力气了。 

当即,楚痕赶紧切断同两种力气的联络,并退回冥想修炼的状态。 

但是,就在前一秒切断同妖瞳圣体的力气之后,另外那股诡异的力气却是没有听话的衰退下去。 

“嗡哗!” 

下一霎时,一团黑色的光华从楚痕的体内汹涌而出,覆盖在其身外,犹如那诡异的魔焰黑火。 

楚痕双拳握紧,手臂脖子上青筋爆出,牙关一咬,强行将这股力气释放进来。 

“嗡……” 

蓦地,两道锐利的精光在楚痕的眼中闪动,紧接着,一圈淳厚的黑色光环从其体内宣泄。“砰”的一声繁重的闷响,楚痕身下的那块三米多宽的岩石猛然间碎裂开来,纵横交织的裂痕如蜘蛛网般的肆意蔓延。 

更为惊人的是,那深邃的裂痕,顺着岩石延伸到了空中近五米的中央,端的是惊心动魄。 

…… 

“这是?” 

尚且还未完整回过神来的楚痕,直接是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 

这是本人方才形成的? 

楚痕尤为震惊的看了看身下碎成无数块的岩石以及空中的一条条裂痕,这种水平的毁坏力,绝对不是开脉境七阶的武修能够到达的。 

而且这股力气并非源自于妖瞳圣体。 

“如此説来,我的体内果真是存有两种血脉界线……” 

关于这个发现,楚痕又惊又喜,同时还有些手足无措。 

这种事情若是传扬进来的话,将会形成何种惊动,却是都不敢想象。而且不用想也晓得,此事一旦传开,必定会遭来杀身之祸。 

振奋之余,楚痕的心情逐步回归平稳。 

就在方才,他有想过去找离无伤讯问,但是转念一想,还能否决了那个想法。楚痕并非不是不信任离无伤,但关于前不久刚阅历过人生大起大落,大悲大喜的楚痕而言。这个世界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单纯。 

以至今天还和你密切无间的朋友,明天可能就会背后里捅你一刀。 

楚痕有必要觉得,不论是面对任何人,都需求有本人的一个机密。毫无疑问,身怀两种不同的血脉之力,这绝对是只能本人晓得的最大机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