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佐2注册:不需要讨什么公道

曾心只觉脑袋“嗡嗡”作响,浑身发颤发麻。

为什么?老天爷既然让她重生,为什么要让她重生在跟卫槿发作关系之后? 

发作关系之后就算了,为什么还是让她哥抓到?以至让卫槿看到了她? 

“心心!”曾强怔愣过后飞快冲到曾心面前,心痛不已的看着她,“你……”再转向卫槿愤恨的指着他恨恨骂。 

“卫槿你太卑劣了!你怎样能做出这种事?什么国民男神,你以为你是大明星就能对本人的粉丝随心所欲了吗?我要告你,我要揭露你。” 

卫槿坐在床上, 

他盯着曾心,风险的眯起了眼,浑身分发着极端冰冷的气息。 

曾心盯着曾强,看着他拙劣的扮演,心揪痛成了一团。 

她刻意无视掉卫槿落在她身上尖利的视野,看着曾强狠厉道:“哥,你别胡说八道,我跟他什么都没有发作。” 

由于心情太过冲动,她声音本就嘶哑得凶猛,声音再出来便十分难听,似乎撕裂带着血。 

曾强愣了下,卫槿也愣了下。 

“曾心,你是不是傻,你看看你身上,再看看他身上,都这样了,你还敢说什么都没发作? 

他强了你,他强了你啊,你居然还维护他,你的清白就这样没了,你晓得吗?”曾强深恶痛绝。 

“哥!”曾心气得浑身发颤,心一阵钝痛,霎时红了眼眶,嘶哑的声音带着锋利。 

“我说了,我跟他什么都没发作你没听到吗?你晓得事关我的清白,你还嚷什么嚷?什么强啊强的很好听吗?” 

曾强被吼愣住了,他赶忙解释,“心心,不是的~” 

他如今有些乱,有些慌,不是说药效很强,完毕之后会堕入昏睡吗?为什么如今两人都醒了?事情完整超出了估计,他心机飞快一转,放软了声音。 

“心心,哥只是不想你受冤枉。太多女人遇到这种事只会本人忍气吞声,让恶徒逍遥法外,我只是想为你讨个公允。” 

曾心狠狠闭上眼睛,努力平复下心情,冷冷道,“我跟他什么都没发作,就算身上有痕迹也没有发作到最后,你放心好了,不需求讨什么公允。” 

“心心!”曾强着急,要是这事没成,那他的高利贷怎样办? 

“别说了!”曾心吼,她飞快冲到床边慌忙捡起被随意丢在地上的衣物,冲进洗手间哆嗦着穿上,她得赶紧穿好衣服分开。 

曾强愣愣看着洗手间的门,暗暗咬了咬牙垂下眼。 

卫槿冷冷瞥了曾强一眼,这男人明显不安好意。 

再看了紧闭的洗手间一眼,蹙紧了眉头,那这女人呢?安的什么心? 

发没发作他很分明,女人为什么要那么歇斯底里的否认?这对兄妹到底怎样回事? 

很快曾心穿好衣服出来,找到本人的鞋子穿上,二话不说拉着曾强就往外走。 

曾强被拉着踉跄走了两步,看向电视柜上的摄影机,恍然回神。 

刚刚他进来先是看到卫槿坐在床上,接着又看到曾心站在卫生间门口。 

急着给本人出如今这里找理由,再又被曾心的态度吓到,差点忘了这个最重要的东西。 

他挣脱曾心,正欲往摄像机走去,卫槿沉冷呵责,“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