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佐注册:武学世家?不,我是盗墓世家!

冷风嗖嗖,夜色迷离,朦胧的月光洒落在安静的县城中,一切都显得很是闲适。

朦胧月光映照着清清的小河,此时已是初春时节,刚刚化冻的河水缓缓流过,岸边是排列划一的两三层黑瓦小楼。 

河水浸染在墙面上,其上满是苔藓的痕迹,有些陈旧的黑瓦房屋上,只显露开在临河一面的一溜窗户。 

此时已是三更半夜,除了河中流水声,巷尾的犬吠,再也听不到半分声音,只要东头一个贴着红色喜字的窗户中,显露出昏黄的烛光,还有说话声隐隐传来…… 

“其实,父亲将我许配与你,我是不愿意的!” 

有些陈旧的方桌上,点燃着两根红色喜烛,一身大红色嫁衣的神秘女子,神色冷淡的坐在短凳上,语气极为平淡。 

“看得出来!” 

林诺站在床沿前点了点头,并无几不测。 

本人附身的男子,也叫做林诺,身形细长,与本人前世有着八九分的类似之处,也算是颇为俊朗。但他之前身体极为孱弱,而且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富贵人家,普通的良家女子,很少会愿意嫁给他这种贫穷潦倒的病秧子。 

更别说眼前的女子,绝对有着武功在身,而且实力似乎还很强,基本不可能看得上本人这个病秧子。 

“林诺,我们做个买卖如何?” 

女子起身,从身后的柜子中拿出一团红包袱,将包袱翻开,里面,摆了一排的纹银,纹银下还有几本有些泛黄的古籍,看起来有些年代了。 

起初,林诺没有在意,只是随意的瞥了一眼那些纹银与几本古籍。 

但是,下一刻,他的眼光,便再也无法挪开了! 

“九阴真经”、“九阳神功”、“降龙十八掌”、“独孤九剑”....... 

固然有些字迹与林诺前世学习的简体字不同,但仅仅看了一眼,他便大致认出了几本古籍上的字迹,那些看似平常的书籍,居然是一本本能够令无数江湖人士拼死相争的武功秘籍! 

“林诺,我知你才学不弱,十六岁便接连考中县试、府试、院试,成为了每月有资历领取廪米的廪生,若非身体太差,眼看活不过今年,愿意将女儿嫁与你的富贵人家,应该不在少数。” 

廪生,是明清时期的秀才,但秀才,并非一定是廪生,只要在几次考试中位列前几名的秀才,才干成为廪生,遭到国度的供养,每月能够领取一些根本的钱粮,不至于饿死家中。 

林诺关于历史并不是多理解,但这一点他恰恰晓得,仅仅一句话,他便初步断定,往常他所处的时期,似乎正是明清时期。 

抬手摸了一下头上的发髻,长发还在,并没有剃发留辫子,故此能够初步判别,往常乃是明朝时期。 

“往常你身体曾经好,而且比之常人更是安康的很,日后中举以至考中进士都不是没有可能,将来的你出路不可限量......我这样的商贾之女,并非你的良配!” 

女子话音落下,眼光一眨不眨地盯着林诺,想要看看他是什么态度,但是可惜的是,此时的林诺,一脸的平淡,看不出喜怒哀乐,似乎基本没有听出本人话语中的意义。 

“你若是愿意退还婚书,一纸休书解除婚约,那么这些银两全归你,这些秘籍,你能够任选一本,如何?” 

耗费五成福缘的害处立刻显现出来了,洞房花烛夜,新娘子求着相公休妻,这种奇葩的事情,居然发作在了他的头上。 

至于那些所谓的秘籍,林诺看着并没有几欢欣之色,没有师傅指引修炼,他一个穿越者,若是仅靠着一本秘籍就能修炼出内力,那才是奇了怪了呢! 

林诺缄默,没有说话,氛围在这一刻,变得生硬起来。 

今日,很显然,乃是这具身体前任主人的洞房花烛夜,哪怕往常这具身体曾经被他林诺所占领,但被女方在这种时辰直接了当地提出解除婚约,还是令他觉得有些不爽。 

“你若不称心这门婚事,当初何必要嫁给我?!” 

“父母之命,难以违犯!”女子摇了摇头,轻叹了口吻,“我也不瞒你,当初我对你调查了许久,晓得你久病缠身,应该活不了太久,因而关于这门亲事也没有太多的抵触,本来想着等你死后,我便打着守寡的幌子从此再也不嫁,既不违犯父命,亦可逍遥于江湖中,只是可惜......” 

“只是可惜,我不只没有病死,反而越发康健,让你守寡的打算泡汤了对吧?” 

林诺照旧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心中终究是何想法,道:“我知你武功高强,若想杀我,也就是随手一掌的事情,你既然要守寡,何不一掌将我拍死,何必还要惺惺作态的与我做买卖?” 

女子倏然起身,冷冷地盯着林诺,随后再次坐下,双手食指悄悄地敲打着桌面。 

“你是父亲为我选定的夫君,弑夫这种事情,我做不出来!” 

“所以,你想让我休了你......你可晓得,婚后第一天便被夫家一纸休书赶出,日后在世人面前,你恐怕再也难抬起头了!” 

“这也没有方法,当自在与名节之间只能二选一时,我选择自在!”女子神色坚决,心中早已做出了选择。 

“姑娘对江湖如此向往,而且还有如此多的武功秘籍,你家里,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武学世家?” 

闻言,女子稍一愣神,稍微踌躇后,摇了摇头,还是给出了答案。 

“不是,我家,是盗墓世家!” 

呃...... 

关于这个答案,哪怕是自始至终不断面无表情的林诺,此时也是浮现出错愕的表情。 

他心中关于眼前女子的真实身份有过多种猜想,但还真没往盗墓贼这方面思索。 

不过,这个答案固然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但还真的契合道理,要晓得桌上的几本秘籍,随意一本拿出都能够惹起整个江湖的惊动,更别说几种神功秘籍聚集在一人手中了。 

恐怕也唯有通晓堪舆风水秘法的盗墓世家,才有才能从古人的坟墓中,将这些神功秘籍再现于世上吧? 

“我薛家外表上是商贾之家,但暗地里其实是摸金校尉的传人,公子乃是读书人,而且将来出路远大,我这种身份之人,是配不上公子你的.......公子,休了我吧!” 

林诺有些头疼,洞房花烛夜就休妻,日后传进来,他林诺还要不要名声了? 

日后他哪怕是科举顺畅位居高位,估量此事也将会成为他终身中的笑料。 

况且,休妻总要有个适宜的由头吧,往常他们才刚成婚,七出中的任何一条都不契合,他拿什么理由来写休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