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佐2登录:你这一路还算顺利

父亲……”李稚儿似乎对本人父亲本能有种惧怕,连大气都不敢出。
“嗯,你这一路还算顺利,总之回来就好,也不用太过介怀之前的事情了。”李天剑淡淡的说道,而李稚儿赶紧的点头。
李天剑的眼光很快转到了李天境那边,脸上显露了一抹笑容:“李掌门,你一路护送稚儿回来,也辛劳了。”
李天境一脸的兴奋,站出来拱手说道:“李师兄,这一次还好没出什么事,倒是相当的顺利,稚儿师侄这一路上也算是福气绵绵了。”
“嗯,很好,天城那边如何?”李天剑又问道。“李师兄,这天城城主此次比前一次愈加的猖狂,师弟我呆了一个月,一次都没见着他,他的修为也不过是苍茫境而已,想想也可笑,竟然对师弟我呼来喝去,几乎是猖狂
至极。”李天境一脸的愤慨。
李稚儿却咬咬牙,似乎曾经要忍不住反驳了,不过好在李天剑并没有发现这点,而是率先发话了。而且让我不测的是,李天剑表情却完整没有变化,反而很宁静:“既然可以成为天城城主,修为就曾经缺乏以判别他的强弱,那可是处理了创世危机的存在,并且在极东之
地那一战,连极东道友都拿不下他,可见实力不可小窥,而且天城势大,目前不是我们汇合天南之地的力气就能够抗衡的,这种话,希望李师弟不要再说了。”
李天境听罢,脸色顿时一变,赶紧说道:“李师兄,师弟只不过一时觉得冤枉,这才说出了这种话,只是不想贬低了本人,长了那城主威风……”“好了,这些事,就暂时不谈了,我来这里,也不是为了跟你讨论这种事情的。”李天剑缓了一下,随后看向了身边,说道:“极东师侄,这次你伴随我前来,倒也是辛劳了
,这一路上本人也没有行动的自在,不如趁着这一次,陪一陪小女,去集市逛一逛吧,也看看有什么本人喜欢的,顺道置办一些,如何呀?”
极东师侄?
我沿着这李天剑的眼光看去,殷化一果真站在那儿,看来他曾经改姓极东了。此刻的他曾经一扫当时在极东仙门的狼狈,如今一脸精气神,加上冠绝天下的俊俏,的确在人群中可以和李天剑有些微映照,这恐怕也是李天剑可以对他刮目相看的缘由
我心中当然阴沉下来,当时要不是极东葵突然妇人之仁竟然要保这极东胜天父子,这殷化一恐怕早给我灭了。
“李师叔,师侄晓得了,这就陪稚儿师妹下去。”殷化一赶紧站出来,他脸上如今大义凛然,要不是晓得他这人善妒和小气,真以为他是大门派出来的正派大弟子。
看来极东父子来到了天南,也开端苦心运营本人的牌面了。
“嗯,你在极东之地,也见过了稚儿,也算是相识了,就替我好好的宽慰她吧,这些日子这孩子也受了冤枉。”李天剑关切的说道。
“稚儿不要跟他去,稚儿本人去就好!”李稚儿却很果断的回绝了。
“留在天城半年,规矩都不懂了?”听到李稚儿竟然在殷化一还没说话的时分中途打断,李天剑明显的脸色阴沉起来,似乎到了怒火上来的边缘。看到这一幕,李天境哪可能放过这时机,这一路上他看到李稚儿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跟他说,老跟着小饰品嘀嘀咕咕,心底早就不爽了,所以站出来赶紧说道:“师兄,你也无需生气,稚儿师侄年岁还小,这半年来,的确遭到了天城不少影响,唉,也是这天城城主太霸道,竟让稚儿师侄干一些丫鬟干的事情,让稚儿师侄丢了魂似的,怕是担
惊受怕惯了,好比这一路,都抓着个小盒子,一路嘀嘀咕咕的,师弟我也是担忧哪……”
“你胡说什么!”稚儿听罢,心似乎都凉了半截,气得更是不轻了。
这话李天剑又怎样会听不出问题来,一霎时冷下脸,问道:“什么盒子?”“就是一个八方小盒,看起来相当精致的,师弟听说是天城城主送的,也不晓得是不是那东西迷了稚儿师侄的心智,唉,天城的东西怎样能拿?师弟我也劝过稚儿师侄要不丢了那东西,结果稚儿师侄还生了师弟闷气好几天……”李天境一副难为情的样子,看到李天剑脸色越来越阴沉,他似乎也晓得本人在玩火,赶紧说道:“李师兄,或许也就
是个小物件,并没有师弟想得那么复杂,呵呵,要不查看一下,没什么就算了……”李稚儿固然年岁还小,却非常的激灵,可并非没有心机,看到李天境抓住了这时机,她立即就伸手抓出了胸前的盒子,随后放到了身后,似乎预兆到了什么,她在悄无声
息的时分,直接就把那枚先天精玉取了出来。
我却曾经是暗道不妙了:李稚儿呀,这先天精玉不值钱的!值钱的是盒子!盒子呀!这可是我如今的藏身之所!“拿过来!”李天剑语气中透着不可忤逆,李稚儿摇着头,显然是千万分不愿意的,但这基本没方法抗拒,李天剑的威压不但把整个阁楼震得瑟瑟发抖,还把李稚儿压得直
接跪了下来。
李天境也没想到本人几句话就引来了这样的逆变,喘着粗气竭力强撑的同时,额上曾经全是汗水了。
李稚儿眼泪毫无悬念的滚落下来,喃喃哭道说道:“父亲,这盒子是稚儿的,让稚儿……留下来好不好……”
李天剑基本不容她分说,霎时把她手中的盒子摄动手中,那双好像看透一切的眼睛,正注视着盒子,似乎随时都能透入其中!
我和他对视着,心中当然也十分的郁闷,不过却并没有太过惧怕,由于我并没有把丝毫的关乎脉络的力气藏在其中,只是认识存在的话,基本不可能发现我的存在。
而且我也不会担忧他毁坏盒子,由于这件资料也是十分巩固的,除非他不怕神剑磕开个口子。
果真,李天剑侵入了气息,直接在盒子里扫了好几遍,只是可惜,这盒子基本像是什么用途都没有的空盒,基本引不起什么留意。
但看着李稚儿关于盒子的眷恋表情,李天剑脸色依然越来越难看,说道:“这种东西,你不需求。”
“父亲!”李稚儿站起了身,但很快,李天剑冷冷又压制住了她的行动,而手缓缓的举起来,就把盒子以千钧之力轰出了阁楼!
我的认识顿时天旋地转,原本还以为可以抵达赵家的,却没想到竟在这个时分给丢了。
这盒子好像一缕激光,直接射出了很远的中央,以至冲到了百里开外的界墙上,撞了一下之后,反弹到了集市边缘外深邃茂密的丛林之中。
我难免心中郁闷万分,这盒子掉进森林跟掉进海里有什么区别?以至由于它太小了,也不能发出什么亮光惹起李稚儿的留意,看来是要跟她说声再见了。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要是没有人捡到我,把我带到赵家的区域左近,那等我从
盒子里跑进来,漫长的旅途里,我也保不齐认识还能完好!
加上这是坊市,仙家一个个都肉体着呢,我就算是想夺舍,只凭仗认识怎样攫取身体?就算夺来了,脉络不适宜学习化道法,那一切方案同样付诸东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