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佐2登录:四皇子真傲天也

王都,别院。

师弟师妹们汇集在小院里,圣子所居的屋舍仍然熄灭着火焰。 

一桶一桶井水被运来,又泼向燃烧的屋子。 

他们一心一意的在灭火。 

厉鹰则是撕下一块布,浸湿后蒙住鼻子,直接冲入这屋里寻觅。 

圣子啊圣子,你还未败在我手,怎能够随便死去! 

寒蝉也醒了,拄了把刀站在角落,神色幽幽地盯着火焰的方向,不知在想什么,凌原站在她身侧,竟显出奇特的调和。 

师弟师妹们也是着急无比,生怕圣子也出不测。 

毕竟... 

这院落里那炭尸,死状真实太骇人,而尸体身份,他们都不敢猜想。 

刷! 

一道身影出如今了院门前。 

看到夏极现身。 

一直神经绷紧的师妹这才哇的一声哭出来。 

师弟们也像找到了主心骨,面色轻松下来。 

邹向暖满脸泪水,不敢看角落里的那个东西,只是跑上前点了点夏极,然后用手戳着院子边缘的方向。 

角落处,五皇子早已化为焦炭,又被刚刚雷电产生狂风吹的翻腾了几圈,跌落在地上,四肢皆断,一张成了焦炭的脸庞上,居然产生了裂痕。 

风吹过,还带着一片一片剥落的黑屑。 

那是一副令人只需想到就噩梦连连的脸庞。 

夏极固然并不喜这皇子,但却也没想过杀他。 

虽说不顾一切,他也能救下这皇子,但他却也不是个滥好人,更不会为这皇子做到那种水平。 

夏极叹息道:“找个做死人生意的店铺,让他早日入馆吧,然后我去通知魏王。” 

“他...他难道是”一个师弟不敢置信。 

夏极点头:“五皇子。” 

... 

就在这时。 

门外响起了马车轮毂声。 

鞭响如惊雷,便是靠临了这府邸,也是毫不放轻。 

片刻,车停。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一个面带邪气,眼藏戾气,却有着强大气场的黄袍少年正阔步走向别院,来势汹汹。 

他身侧紧随着两名女子,一名妖艳,一名清纯。 

守门的圣门弟子见三人固然富贵,来势汹汹,但却也不怂,直接走上,质问道:“什么人!” 

那黄袍少年眼中邪气闪过。 

他身后的清纯少女就冷声呵责道:“四皇子驾临,也敢阻拦!” 

圣门弟子不虚:“这是圣门圣子别院,你要硬闯这里,我便阻拦!” 

“大胆!!” 

刷!! 

一道寒光闪过。 

那答话的弟子脖子上呈现了一道血痕,他眼中显露难以置信的神色,面容痛苦,旋即人头落地,无头躯体倒在一侧。 

妖艳女子舔了舔刀上的血,腻着声音说:“皇子,你不会怪我吧” 

四皇子冷笑一声:“是他们本人不长眼睛,柔儿你杀伐果断,本皇赏还来不及,怎会责罚,走!今日我看谁敢拦我!” 

他以为通玄胜利了,五皇子死了,这威势,十有圣子也重伤了。 

所以他收缩了,以至曾经开端自称本皇了。 

另一名看门的圣门弟子简直不敢置信本人的眼睛,死死挤了挤,然后全身发抖,汗水涔涔,同门就这么忽然死了 

刚刚还和本人吹着牛的同门...就这么 

他吓得发出杠铃般的惨叫,转身连跑带爬地向着内院而去。 

四皇子看着那狼狈的好像狗普通分开的身影,忍不住放声哈哈大笑起来。 

啪啪! 

双手在左右两女的翘臀上重重拍了下,感受着传来的弹性以及青春气息。 

四皇子魏辽唇边闪过一抹邪气,然后道:“走吧,今日就是我们一局定乾坤的时分了!不管谁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哈哈!” 

两女双颊桃红,却又沉浸在自家男人兼主公的魅力之中,同时羞怯道:“愿跟随皇子。” 

这两女一正一邪,功法也是如此。 

妖艳女子名柏柔,修习了邪门的九阴石刻。 

而那清纯少女名洪秀心,翻阅过正道的慈航小书。 

两人一刀一剑合璧,可构成奇特的阵法,便是天下有数的高手也极为头疼。 

很快。 

魏辽就走到了院落里,夏极正冷冷凝视着他。 

四皇子眼光擦过,看到那焦炭,心里咯噔一跳,旋即兴奋起来。 

老祖宗出手就是狠,杀伐果断。 

脑中一念闪过,魏辽突然厉声道:“圣子可知罪” 

夏极并不答复,他看着身侧正哭哭啼啼的弟子,以及消化着刚刚听到的信息,面色冰冷。 

魏辽见圣子不动,以为他被吓到了,加大声音道:“我五弟来你别院,好意请你做客,却死在这里,你...” 

夏极一抬手,打断了他的话,然后侧头看着那从前院逃回的弟子,沉声道:“别哭,刚刚是哪个入手杀了我圣门弟子” 

那师弟不敢说话,低着头,显然吓得有些神魂都离体了。 

他们可不是实战派啊。 

那妖艳女子忽的发出银铃般的笑了,“是本姑娘动的手!你那圣门弟子狗眼看人,阻拦我们进门,这样的弟子...” 

话还未说完。 

刷!! 

虚空之中,破体刀气骤然来临,刀光撕裂空气,带动严霜般的寒光,刹那之间,已从那雪白的脖颈上无情擦过。 

学习了九阴石刻上功法的妖艳女子,以至连刀都不曾拔,连功法都将来得及发挥,就身首别离。 

这就是力气的彻底碾压。 

血射四方!! 

“柔儿!!” 

四皇子痛苦的大喊出声,但另一边,洪秀心却赶忙挺剑将他护住。 

魏辽一把把少女推开,身上邪气盎然,“宫久,你杀了柔儿,我不会放过你!一定不会!” 

夏极忽道:“你依仗的人不会再呈现了。” 

魏辽一愣。 

这话说的让他心都寒了。 

但是,他曾经见到了面前圣子的实力,就算本人如今拼命也一定是对手。 

只是这圣子说的话他却不怎样信。 

老祖宗乃是通玄,陆地仙人,怎样可能出事 

他以为大局已定,以为圣子实力已被损耗。 

魏辽不只停止了错误的判别,更是低估了他,所以贸然前来。 

如今听到这信息,他需求回去考证。 

只需不属实,这圣子无论在何处,也是逃不了! 

到时分,他要把这可恶的圣子凌迟处死,为柔儿报仇。 

“我们走!”他嗓音带着无比的恨声,然后将妖艳女子的尸体抱起,转身离去。 

身后传来淡淡的声音。 

“你应该庆幸你没有入手,否则...死的就是你了。” 

夏极站在一众弱小师弟师妹之前,扬声道,“杀我圣门弟子者,无论是谁,都需偿命!” 

魏辽转身怒道:“一个小小弟子,怎能与我的柔儿相提并论!他们算什么东西死了就死了,又有谁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