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佐2代理:还真是妖怪啊

在此时的楚天面前,身躯庞大的冰息熊竟似矮了一头,猖狂气焰早消逝得无影无踪。

对手忽然间变得极为可怕,似乎天堂中的恶魔,冰息熊第一时间就想溜之大吉,周遭恐惧威压却给它带来血脉上的压制,似乎面对妖兽皇者普通,血液流转都停滞下来,浑身瘫软无力,双腿不住哆嗦,连跑路都做不到了。 

早知如此,就不惹这家伙了。这是个披着人皮的怪物,它绝对招惹不起的存在。冰息熊兽瞳中满是失望,梁子曾经结下,对方定不会手下留情。 

银色电流运转到极致,溢出楚天体外,逐步构成一层光茧包裹躯体。他并没有关注这些,双眼紧盯着对面,额前血红竖眼中射出触目惊心的视野,洋溢于周身的威压愈来愈盛,冰息熊似有所感应,人性化的大汗淋漓。 

不过区区一阶的劣等生物,竟胆敢伤害本人?一念至此,楚天怒形于色。 

“嗖!” 

楚天身形陡然消逝在原地,空中有含糊银影擦过,再呈现时已到冰息熊身前,屈指成爪向心窝抓去。 

强行克制内心恐惧感,冰息熊勉强挥舞巴掌抵御,只是周围威压真实非同小可,遭到影响它连一半实力都没发挥出来。 

熊掌一发起,其力道、去路、速度等状况皆在楚天血瞳中,他攻势不变,仍直取妖兽心脏。 

宏大熊掌携劲风向楚天手臂袭来,掌还未到,一股寒气已先行刺激到胳膊,袖中臂上皮肤发凉,汗毛根根竖起。 

出乎意料的,楚天嘴角反而浮现出自信笑容,似乎提早确认了成功。 

冰晶熊掌毫不留情地拍下,眼看就要把细瘦胳膊击断。 

楚天手爪陡然加速,指甲顶风而长,霎时已至三寸,并化作黑宝石般的色泽,微妙金丝纹路附着其上,看上去给人以古老尊贵之感。 

指甲外形变得锋利,不再像人类指甲,反像是妖兽利爪。楚天右手五指猖狂,黑金利爪幽光闪过,先行抓在对方早运起层层冰晶防护的胸口。 

此乃冰息熊的自得天赋,以防御力强大著称,就算同级武者以宝剑斩击,也能抵御下来,可碰到黑金手爪,却像层豆腐似的,连略作障碍都做不到。 

转眼间,黑金手爪已洞穿数道防御深化冰息熊体内,将心脏抓在手中,无论是凝聚在胸口的冰晶、仓促纠结的元力,还是引以为傲的妖兽肉体,都没有发挥丝毫作用。 

冰息熊身躯庞大,心脏自是体积不小,皮球也似抓在手中尚温热,在掌心砰砰跳动,充溢力气感。 

无力垂下本欲拍击的巴掌,冰息熊兽瞳中擦过乞求,仿佛望着主人的小狗,凶恶面目此刻看来竟有些人畜无害了。 

“晚了!” 

楚天面现狠辣神色,右手用力握爆熊心,然后将手取出,爪上有鲜血滴落。 

冰息熊求饶表情凝固下来,硕大身躯如坍塌墙壁般倒下,重重摔在地上。 

伤害小姐姐者,死缺乏惜! 

楚天这样压服本人,其实这只是外表。连他自己都没发觉到,重要缘由是他本身威严遭到寻衅。 

此等低劣物种,没资历冒犯本人,违者必死,这才是心灵深处的答案。 

这莫明其妙的自尊不知来自何处,似乎是天生就有,深深烙印在骨子里,今日机缘巧合才偶尔觉悟。 

“撕拉撕拉!” 

楚天以黑金爪子为刀,挥舞几下剥去雪白熊皮,此物价钱不菲,不剥下来就糜费了。可惜胸口破了个洞,价值递加。他不由暗暗自责,下次可不能这么败家了。 

其实这倒是想当然了,生死搏杀哪顾得上思索这些。 

他从冰息熊腹内取出个雪白晶莹的球状物,这是妖核,乃此兽一身之精髓所在。无论在族内功法阁,还是在外面的市场,都能换个好价钱。他抬手将妖核、皮毛及其他值钱部位归入容戒。 

楚天心念一动,三寸长的利爪轻轻一颤,旋即逐步缩短,外形渐渐平滑,并转为正常色泽。他认真查看,和平常并无不同,只是上面仍有血迹残留。 

他皱了皱眉头,四下一看,不远处有个小溪,正好能够略作清洗,举步朝溪边走去。 

随着前行,不时有鸟雀、松鼠、兔子之类的小动物从林间、草丛里腾跃出来,然后像是遇到可怕的怪兽,惊惶失措匆忙逃窜,这使楚天颇为疑惑,冰息熊曾经毙命,左近又没有其他猛兽,这些小家伙在惧怕什么呢? 

小溪明净澄澈,好像一面镜子,光可鉴人。楚天无意瞥向水面,顿时呆若木鸡。 

水中的倒影当然是本人,可额前那个东西是什么呢,狭窄缝隙中有天堂般的血红,像是只尚未睁开的眼睛,看上去不像人世之物,隐隐显露出一丝恐惧感,这是什么东西? 

“妖怪,你娘是妖怪,你也是……” 

记忆中这句话曾经呈现过无数次,楚天历来只当作他人的污蔑,完整没放在心上。 

娘亲怎样可能是妖怪,固然从未见过,本人无数次想象她的温顺,老爹更对其美貌赞不绝口,怎样看都跟妖怪不沾边。可这妖异眼睛是怎样回事,老爹断无此物,想来是娘亲的缘故。

想到这里,楚天不由一阵苦笑,当楚赫等人骂娘亲是妖怪时,只觉得遭到极大的凌辱,如今看来,娘亲还真有可能是妖怪,那他也算个半妖了,那他人还真没骂错。这么想着,他稍微有些失落,对咒骂者的恨意都减少许多。 

不过,这件事楚天并没有纠结太久。没错,他是妖怪,却从未害人。楚赫那帮人虽是人类,却又做过什么好事?人类一定高尚,妖怪一定低贱,人类一定皆是好人,妖怪中也不乏善类。 

依照这种形式,念头转了几转,楚天很快想开了,解开持久来的心结,襟怀一片坦荡。 

武道修炼,骁勇精进固然重要,但若有解不开的心结,实不利于久远修行,以至会产生心魔或邪念,终成修行大患。 

固然,听说局部邪道武学能从心结中提炼恨意,以此作为动力提升修为,可这算是惯例。正常状况下,解开心结总是好事。 

此次畅通心结,无形中为今后生长铺平道路,也扫清了些障碍,益处多多,当然这些他如今还发觉不到。 

楚天按下邪念,洗净手上鲜血,换身洁净衣服,看到前胸伤口无需包扎,已自行凝结成疤,恐怕很快就会康复了。 

这伤口由冰息熊倾力形成,换作普通人处置后也需数日静养方可康复,而他不经任何处置,只短短一会儿,伤口竟快要弥合,确是他体质特殊所至。 

看来我确实不正常。楚天暗暗自嘲,众多事实摆在面前,由不得他不信。他心神一动,额前血眼缓缓合上,狭窄缝隙渐隐,前额润滑如常人,哪里还有妖眼存在? 

周遭停滞的空气像是脱缰野马,重新自在自由活动起来,空中洋溢着的繁重威压陡然消逝。不一会儿,周围开端有鸟雀飞行、小动物出没了。 

楚天豁然开朗,小动物们是被本人所慑,才惊惶乱窜,再想到凶威凛凛的冰息熊在他面前连动弹都很勉强,实力无从发挥,也是这威压的效果了。看来这股威压,对妖兽和动物有极强的压制造用,以后如能擅长应用,定会发挥不俗成效。 

他暗自称奇,转念想到:“此事定与娘亲有关,到家要向老爹问个明白。” 

收回念头,楚天望向来时道路,是时分回去了。虽说他已将冰息熊引走,毕竟罗教官还有个强大敌人,总归放心不下。不晓得小姐姐伤势好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