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佐2登录:弥罗界之变

广袤无垠的群山之中,除了瑟瑟山风,光秃岩石,并无丝毫入目之物。 

“轰隆隆~~~“ 

忽然,一阵振聋发聩的轰鸣之音自远处天地相接之处滚滚而来。 

此宏大声声响彻天地,随着此雷鸣之音,一道金光仿若一道金色闪电,迅雷不及掩耳普通激射而来。 

在金色闪电后千里之处,一片血海奔腾翻腾,席卷而来,其速度奇快无比,并不比前方金色闪电落后丝毫。 

此红色血海广阔之极,面积足有万里之遥。 

虽血海还未逼近,但一股血腥之气已然席卷而来。在鲜红血海之中,数以千万计的骷髅白骨在血海之中若隐若现,显得诡异以极。 

在红色血海中央之地,有一个高约千丈的高大祭台屹立中央。 

此高大祭台隐身在一层红色光幕之内,显得神秘以极。 

“哈哈哈,夏侯综英,你身受我师兄的万悲掌力一击,未能立刻就陨落,还能逃出如此之远,想来已到了油尽灯枯之际。老夫劝你还是乖乖束手的好。看在昔日情分之上,星祖説不定能放你一条生路。” 

陡然,一声震动天地的巨吼之音自血海深处的那高大祭台之中隆隆传出。此声音浑长悠远,未用任何传音之术,仅凭深沉法力传出。 

千里之外正自激射而逃的金光之中,此时正有一名面色惨白的中年人站立。 

此人面色已然没有丝毫血色,双目阴沉以极,下唇因牙齿咬合,已然渗出了滴滴鲜血。但他并未有丝毫发觉。 

此时他正强自压制体内反噬之力,竭力催动循光奔逃。 

听闻身后传来的劝説之言,此名中年人并未有丝毫异常。 

此次趁九幽宫星祖外出,此中年人冒险出手,将九幽宫中的两件异宝偷出,不想却是被巡视而来的九幽宫巡察使碰到。 

难以圆説情由之下,被迫与数名同阶争斗一同,虽依仗秘术,硬是自防御森严的九幽宫中逃离,但还是被九幽宫的颜师兄击伤。 

此时更是被不断追杀到了此地。 

如在其全盛之时,后面追杀的此名同阶存在,中年人自是不放在心上,但此时他已然身受重伤,却是难以是其对手。 

“夏侯综英,只需你交出那两件异宝,老夫却是保证,定然会向星祖老人家求情,免你一死,让你在万幽山下镇压万年。否则,有什么结果,老夫却是不用言明了。” 

见前方之人未有丝毫停下之意,无边血海之中,却是又传出一句劝説之言。 

就在此言刚刚传出,前方金色闪电却是陡然间一敛,白衣中年人忽然在空中跌跌撞撞的急速奔出,急强数步之后,却是停在了万丈高空之中。 

此时他面容狰狞无比,牙齿由于用力咬合,深深的堕入了下唇的血肉之中,脖颈之处更是青筋暴露。 

惨白的面容之上,此时却是有一丝潮红显现。 

白衣中年人似乎受伤极重,但其双目之中,却是有着一丝猖獗之意闪现。 

就在白衣中年人停下之时,无边血海在隆隆的怒吼声中,也已然迫近到了千丈之外。 

翻腾不时的血色海水犹如遇到了一睹无形之墙,嘎但是止,不再前行分毫。 

“哈哈哈,夏侯综英,看来你的伤势已然难以压制了,是让老夫入手,还是你主动交出那两件异宝?假如老夫亲身出手,你将难有丝毫存活可能,此你要想分明为好。” 

随着声震原野的宏大声音传出,高大祭台在血海中央一闪,高达万丈的祭台陡然失去了踪迹,消逝在了无边血海之中。 

仅仅转眼之间,血海边缘之处红芒一闪,高大祭台重新闪现而出。一名青年容貌的修士青芒闪烁间,出如今祭台之上。 

此青年面带一丝笑容,正自双目炯炯凝视着前方千丈之外的白衣中年人。 

“哼,让老夫交出异宝,真是胡思乱想,想此两件废物,本是我怜妹之物,却是被九幽宫强取豪夺了去。最后连性命也未留下,老夫虽不能为怜妹报此血仇,但将其最为中意之物取出,却对怜妹有了交代。” 

白衣中年人冷哼一声,双目冰冷的沉声説道。语气之中,却是对九幽宫憎恶以极。 

“呵呵,就算你盗出,以你此时状态,难道还有才能将此两物保全不成?” 

面对面前白衣中年,此时的青年修士却是显得轻松以极。虽在平常,其自认不是对手,但在对方伤重之下,自不再有丝毫忌惮。 

“哈哈哈,就算我不能亲手祭奠在怜妹墓前,但你们九幽宫,也休想具有此两件异宝。” 

白衣中年人説完,仰天一阵大笑,随着其笑声,只见其张口喷出一团精血,道道金色符文在精血之中闪现不时。接着一圆形之物在其左臂之上一飞而出,眨眼间便涨成百丈之巨。 

精血触碰在宏大圆形之物上,顿时闪现出一团耀眼金光,此团金光顶风而长,顿时将百丈之巨的圆形之物罩在其中。 

“啊,你要干什么?你……你…你想要用此洪荒玄宝破开此弥罗界,就算在你全胜之时,也无法办到此事,此时以你重伤之身,就是能否驱动此洪荒玄宝一击,也是两説之事。” 

陡然见到对方居然将一洪荒玄宝祭出,祭台之上的青年修士不由大惊,心中念头连闪不已。 

“哼,破不破的开,只要试过之后才干知晓。” 

白衣中年并未有丝毫停顿,随着精血与洪荒玄宝交融,中年人更是天灵盖一开,一个三尺高的金色小人金光一闪,凭空呈现。 

此金色小人身上寸缕也无,但看其面容,却是与白衣中年人普通无二,仿佛就是白衣中年人减少数倍普通。 

金色小人一出,白衣中年人整个身躯却是忽然疾速枯瘪了下去,转眼之间,便化成了一团精血,悬浮在了金色小人面前。 

金色小人面容狰狞,小手一挥,那团精血如一道血箭,向百丈的洪荒玄宝而去。 

白衣中年人居然舍弃了本人肉身,将一切精髓都融入了那洪荒玄宝之中。 

“啊~,你竟自绝生路,想以本身之血祭此洪荒玄宝……” 

随着一声惊呼响起,只见那万里血海顿时一阵怒吼,高达千丈的祭台更是爆出一阵遮天蔽日的红光,血海更是陡然升起了数以百计的百丈血色蛟龙,向着前方激射而去。 

只见每一蛟龙之上,均有无数只骷髅附在其上…… 

“哼,已然晚了……” 

随着金色小人话语传出,其双手猛然间向着空中一挥,百丈之巨的洪荒玄宝顿时展显露一股毁天灭地的森然之气,一道粗约数十丈的浑黄光柱陡然闪现而出。 

向着空中一击而去。随着此击挥出,整个天地也为之一阵摇摆,一股不相上下的能量动摇陡然升起,似乎要将整片天际都要消灭普通。 

“轰隆隆~~~” 

一声响彻天地的宏大声响顿时传出,仿若整个天地都崩塌了普通。 

随着此声音,只见一道宽约千丈的宏大裂痕忽然出如今高空之中。裂痕之内乌黑之极,在乌黑之中,一道道粗壮闪电间或的闪现而出。 

随着此裂痕的呈现,一股宏大吸收之力陡然呈现,身在裂痕左近的金色小人与那洪荒玄宝更是毫无阻挠的被其一吸而入,转眼便消逝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