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佐2登录:只有巫师才拥有的神迹

望着那五个长老离去的背影,姬贼冲他们比划了一个中指:“神情尼玛呢你们。”

一边上,原始妹子的父亲劝住姬贼,好心启齿道:“勇士,你别生气,长老们之所以这样,也是有他们的缘由的。” 

“什么缘由?难道是他们的生理期来了么,我这也没惹到他们啊。”姬贼摊手无法。 

原始妹子父亲就解释道:“毕竟长老们作为部落曾经最强大的勇士,在部落里声威很高的,不过有勇士您的忽然呈现,长老们心情不好也情有可原,你想啊,一个狼群里面,年迈的狼王会允许有重生的小狼来要挟它的统治么?” 

姬贼无语了:“可我都没想过这些啊,我只不过想找个中央躲开黑山部落那个食人族的追杀而已。” 

一边原始妹子一把就拉住了姬贼:“勇士,你别想那么多,不论怎样,你救了我,我们一家都会想方法让长老留下你的。” 

被人拽着走,姬贼摇摇头,只能是叹了口吻,自我抚慰道:“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反正我只是孤家寡人一个,万一那几个老头子挤兑打压我,大不了我就拍拍屁股走人,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不就是个黑山部落么,又不是天王老子,多大点事。” 

想通了这些,姬贼的心情也就好了很多。 

跟着原始妹子走进山洞,扑鼻一股臭烘烘的滋味,就似乎牛圈里那种干草与牛粪混合起来的怪味似的。 

而且来说,这山洞里黑漆漆的瞧不见几分亮,独一采光的便是山洞顶上那自然构成的洞口,月光从这里撒下来,也不至于让人看不见脚下。 

不过你还别说,原始妹子所在的这个山洞中央还挺大,十七个原始人共有四个家庭,正好是占领了山洞的四个角落。 

看了看原始妹子她家所在的东南角,地上,一堆茅草铺成的地铺,地铺分三个,两个大的,一个小的。 

见状,姬贼问那原始妹子道:“老妹,那小的地铺是你睡的么?” 

原始妹子闻言心情有些低落:“那是我弟弟的,他一个月前被黑山部落的抓走喂了蛇了···”

原始妹子说完这话,她母亲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见状,姬贼悄然的对着本人嘴巴抽了一下,心说本人真是嘴贱,还没有一点眼力劲。 

原始妹子很快的抬起头来,拉着姬贼道:“勇士,你这边坐。” 

说着话,那原始妹子就拉着姬贼,强行把他按在了地铺上坐下。 

鼻子里嗅着怪味,姬贼抽了抽鼻子道:“老妹,你们整天在这种环境下住,不觉得有点脏么?” 

原始妹子低下了头闻了闻:“是么?还好吧。只要长老巫师还有老族长的住处才会有人每天清扫的,我们这些普通的族人,都是住在这种中央的。” 

姬贼猎奇的问:“话说我不断想问,那些长老素日里都干什么,也是和你们一样捕猎么?他们住的中央,是跟普通族人在一块么?还有你说的巫师和老族长是什么?” 

“长老们不用捕猎,他们都有本人的山洞,由于老族常年纪太大了,都不怎样出来,所以平常由长老们担任管理部落,每次我们捕猎回来,猎物的心脏最先给捕捉到猎物的族人,然后次好的给老族长巫师还有长老们享用,接下来,才是我们这些参与捕猎的族人。” 

“那方才分的那七份食物?” 

“一份老族长的,一份巫师的,剩下的是长老们的。” 

“感情是七个坐享其成的懒虫!”姬贼大惊。 

原始妹子摇头:“不能这么说的,老族长是部落的领袖,巫师能够在我们不舒适的时分让我们恢复正常,长老们年轻时都是部落里的勇士,这是他们应得的位置。” 

姬贼直撇嘴,双手向后撑着身子道:“咋的,那巫师还会给你们祷告加buff之类卧槽,这什么东西!” 

话说到一半的时分,姬贼向后伸在地铺上的手忽然摸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回头一瞅,月光下,却是一根大腿骨,当时吓得姬贼嗷唠一嗓子,把那腿骨拿起来就扔了。 

“靠,那是什么种类的骨头!” 

原始妹子一脸心疼的跑过去捡起来那个腿骨,回头抱怨的看着姬贼:“勇士,这可是我的武器,我捕猎全靠它了。” 

姬贼闻言一愣,下认识说道:“不是,我看你们不是有木矛么?” 

原始妹子道:“部落里规则,一个家庭里,只要一把木矛,我们家庭的木矛,是我父亲在用的。” 

姬贼一拍脑门,心说感情这所谓的霜谷部落的族人,远比本人想象中要落后的多。 

不过那七个所谓的部落高层倒是挺聪明的,不要猎物最好的部位,只需次一等的,这样一来,每次捕猎都会有人去为了吃上最好的心脏而加倍努力,从而也间接的保证了他们七个衣食无忧。 

靠,真是人老成妖! 

姬贼心里恶狠狠的想着。 

“勇士您先坐一会,我去给您拿吃的来。” 

姬贼正想着的时分,那妹子说话了,她站了起来向一边处置食物的族人走去,不一会儿的功夫,手上捧着一大块血淋淋的肉回来了。 

然后,她悄悄的跪在姬贼面前,连带着本来属于分到姬贼的后猫心脏以及那块肉举起来道:“勇士,您吃吧。” 

姬贼呃了一声,瞧着本人基本没有那么大肚皮消灭的一块肉,踌躇了片刻:“吃这个么?” 

原始妹子很认真的点点头,然后眼睛泛红,嘴角直淌哈喇子道:“勇士,这个可香了。” 

姬贼瞧了瞧其他原始人,见他们手上的肉都比原始妹子给本人的这块要小得多,本来就没有几肉,原始妹子这一手差不多全分给本人了。 

与此同时,那些原始人有一个算一个,都跟饿狼似的盯着本人手上的肉流口水,他们发泄普通的啃着手中不知名的水果,结果更馋了。 

“勇士,您怎样不吃啊。”原始妹子呆萌的一擦嘴巴,继续流口水问道。 

姬贼呆呆的问:“吃?怎样吃?生吃么?” 

原始妹子反问:“不这么吃怎样吃?我们不断以来都是这么吃的。” 

原始妹子这句话落下,姬贼便伸脖子看了看山洞里其他三个家庭的方向,那些原始人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总之有一个算一个,都低头卖力的啃着手里头的生肉,正嚼的津津乐道。 

姬贼心说怪不得你们智商不咋高,明明都进化出来言语了,还是这副半死不活的容貌。不吃熟食,大脑能得到进化么。 

姬贼深吸了一口吻,按住原始妹子的手:“你们部落,不断都是这样的么?” 

“什么?你说吃生肉么?” 

“嗯,你们都没吃过熟肉么?”姬贼问道。 

“熟肉?可那只要长老们和巫师还有老族长才会那么吃的。”原始妹子道。 

姬贼一愣:“那你们怎样不吃?” 

原始妹子低下头,语气异常的忠诚且向往道:“部落里,只要巫师控制了这样的神迹,每次巫师施法的时分,都不允许有外人观看,不然就会收到严厉的惩罚。而且,只要当火焰熄灭起来的时分,巫师才会让长老们取火然后用来烤肉···” 

不等原始妹子话说完,姬贼的大笑声便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啥时分生火也成了神迹了?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原始妹子一把拉住了姬贼,一脸的担忧表情:“勇士您小声点,让他人听到可就坏了,部落里,凌辱巫师可是要没命的。” 

姬贼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反问道:“老妹,我问你一句哈,是不是我生出来火的话,也能做巫师?” 

原始妹子哪里置信这个,只是以为姬贼又在口嗨,便低声道:“勇士您别闹了,我们还是吃肉吧。” 

姬贼抿了两下嘴唇,倍感无趣道:“算了不逗你了,老妹,我问你,你想吃熟肉么?” 

原始妹子一脸向往:“当然了,固然我们没吃过熟肉,不过我们经常闻到,熟肉的滋味可香了。” 

原始妹子的父母在一旁也听到了二人说话的内容,就走过来低声提示道:“别胡闹,熟肉是我们能够去想的么,要晓得,火焰是上天赐予我们部落的神迹,这是只要巫师才会用的神奇身手,我们这些普通族人想都别想。” 

原始妹子也用力点头。 

姬贼闻言直撇嘴:“神奇个屁,我跟你们说,咦,这什么滋味?我咋闻到了一股烤肉的香味呢?” 

原始妹子很正直道:“长老们又在给巫师大人烤肉吃了。” 

这句话落下,山洞里除了姬贼另外的十七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脸上馋肉之情,溢于言表。